炒作股价配合减持?金字火腿收关注函

?

标签主题:火腿减少,股价下跌,股价上涨,股价上涨

炒股价格降低了吗?金字火腿收到注意信

真正的控制人打算大幅度减少持仓量,深圳证券交易所迅速发出了关注信;在“人造肉”概念增长超过40%之前

10月23日,金火腿刚刚粉碎了“人造肉”热点后,再次变得“活泼”。在金火腿6天5天涨停之前,市值上涨了40%以上,随后金火腿的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减少了董事和监事的高持仓量,深交所的关注函就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黄金火腿表明是否有主动行动来迎合市场热点并推测公司的股价,以应付实际控制人和其他董事的情况。截至收盘,金字火腿的价格下跌9.22%,收于6.40元/股。

金紫火腿的实际控制人,史彦军及其共同行动史雄奇和薛长煌,对自己的资金需求负责。减少的背后的财务状况不容乐观。金紫火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一致行动人的股份质押达到86.6%,实际控制人施延军仍欠金火腿股权转让款45万元。 4月26日,金孜火腿,施延军和巴马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拟将其持有的金孜火腿的23.88%股权转让给横建控股。交易完成后,恒健控股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但是,5月9日,股权转让终止。

同样高水平的削减也关注戈尔的股票。 10月22日,Goerly董事长姜斌和副总裁刘春发发布了削减计划。江斌的持股是基于对抵押融资贷款的偿还,而对于个人资金的需求,刘春发之所以减少是基于个人资金的需求。一方面,董事会主席减少了持股量。另一方面,戈尔股票同时被回购。上市公司回购金额为5亿元至1亿元。回购股票的资金来自公司自有资金。

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齐发减少了公告,深交所对此表示关注

“人造肉”的概念使浙江金华的一家着名上市公司金锦火腿迎来了股价的小高潮。从10月11日开始的五个交易日关闭了五次,股价上涨了40%以上。市场价值增加。超过20亿元。 10月18日晚,金梓翰宣布,截至2019年10月17日,该公司在天猫旗舰店的植物肉产品销售额仅为14.26万元。

10月22日,金孜火腿收盘价为7.05元/股。当天晚上,金子火腿发出了裁员通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一致行动的董事,监事也被裁员。

公告显示,金子火腿的实际控制人史彦军及其一致行动史雄军和薛长煌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将其持股量削减至公司总股本的3%;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公司股份的总持股减少量不超过4,917,7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减少的原因是对自有资金的需求。史延军,史雄义和薛长煌的股份是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前的股份。

与此同时,金孜火腿的董事兼高管王子辉计划通过集中竞标的方式将金孜火腿的持股量减少至不超过768,8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786%)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监事夏玉林打算通过集中招标的方式,在六个月内减持公司股票41万股以上(占公司总股本的0.0419%)。减少两者的原因还在于需要自有资金。

高仓位减少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担忧。深圳证券交易所迅速要求火腿为黄金火腿。它要求黄金火腿指出是否有主动行动来迎合市场热点并推测公司的股票价格,以便应付实际控制人和其他董事的情况。

截至10月23日收盘,金孜火腿价格下跌9.22%,收于6.40元/股。按照10月23日的收盘价,金紫火腿,史彦君及其合作者史雄,薛长煌的实际控制人提出了3.13亿元的现金方案。

此提议的高水平削减措施与上一轮削减措施很接近。 9月19日,金子咸宣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史彦军及其同伙巴马投资,史雄奇,薛长煌和阎小青实际减持了0.76%的股权,并减持了原持股比例。减少了3%。

减少的背后:实际控制人的质押比例很高,股权转让违约并出售空壳

公告说,金紫火腿,史彦君及其共同行动的实际控制人史雄奇和薛长煌减少了自己的资金需求,资金状况的确不容乐观。

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实际控制人史延军直接持有金梓火腿的14.01%的股份,其中96.88%已质押,史延军持有的巴马投资企业(有限合伙)金华市(简称“巴马”)出资51%,巴马投资为金子火腿的最大股东,持有金子火腿的20.30%的股权,巴马投资持有的89.54%的股权为质押史彦军,巴马投资,史雄奇,薛长煌,严小青齐心协力,截至目前,金孜火腿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一致行动人的认股权达到86.6%。

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史延军曾多次拖欠上市公司的股权转让。

回到2017年,在公司主营业务发酵火腿的产销业绩下降的背景下,黄金火腿一词探索转型,并于2016年7月25日决定转让其4.3亿元自有资金。中控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由金控股份,鲍勃(以下简称“中盛资本”)持有。交易完成后,金子咸持有中裕资本43%的股份。

然后,Jinzi Ham设置资产。 2017年6月,金孜火腿以4.6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了全资子公司金孜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金粮”)的100%股权。交易方是金子火腿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史彦军。股权转让公告显示,通过此次交易,金孜火腿有望获得5.29亿元的货币资金。转移的目的是为公司的医疗和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提供强大的财务支持。

但是股权转让付款尚未到位。截至2017年12月31日,金紫火腿从史彦军的股权转让款中收取3.51亿元,其余1.17亿元尚未支付。

根据协议,付款必须在2018年2月28日之前完成,但尚未付款。施延军发表承诺书,承诺在2018年12月30日之前支付未偿还的款项,并支付从2018年3月1日银行贷款利率之日起至付款之日已支付的款项的欠款。利益。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款项尚未支付。黄金火腿由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召集,通过了《关于延长实际控制人付款承诺履行期限的议案》。它同意将史彦君的欠款延长至2019年12月30日,并且必须根据该行的贷款利率偿还。 2019年1月1日至付款日期。付款的未付部分的利息。

施延军似乎并不喜欢金子火腿。在收购众益资本股权之前,众浩资本的相关人员进入了金梓火腿的董事会,该基金基本上是由投资银行作为反向借壳完成的,并具有众禹资本的业绩。承诺没有完成,资产注入失败,中益资本进行了股票回购。截至目前,尚未收回转让公司的5.43亿元欠款。

今年,金兹汉姆再次计划了控制权的转移。 4月26日,金孜火腿,施延军和巴马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提议将其持有的金孜火腿的23.88%股权转让给横建控股。如果交易完成,恒建控股将持有23.88%的金火腿。股份和29.99%的股份具有表决权,并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5月9日,股权转让终止。

关于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的持股人以减少持股量以支付股权转让的价格,《新京报》记者于10月23日下午多次致电金子咸东密办事处,电话是在通话中。二级市场参与者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火腿多次未能进行资本运营,其资本流动受到了一定影响。高水平的削减和套现相对不礼貌,导致市场反应是股价暴跌。

■相关

高尔股票:公司在高管们减少持股的同时回购

高额减持使得市场关注戈尔股票。 10月22日,Goer股票宣布,公司董事长姜斌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减少持有的3,251万股Goer股票(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0%)。戈尔股份5,966,6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4%),受让人是公司总裁江龙。副总裁刘春发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减少持有的360,000股Goer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01%)。

江斌的股权建立在偿还质押融资贷款和个人资金需求的基础上。刘春发之所以减薪的原因是基于个人资金需求。

一方面,董事长和副总裁减少了持股量,另一方面,戈尔公司的股票从口袋中回购了公司的股权。 10月18日,Goer股票发布了回购公告,意在通过集中竞标交易使用其自有资金回购公司A股公开股票的一部分,以在以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计划。回购金额不少于10000元(含),且不超过10000元(含),回购价格不超过21.00元/股。购回股票的期限应自公司董事会审议股票回购计划之日起十二个月内。

通常,市场将回购公司股票视为维持股价的一种措施。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的合伙人告诉《新京报》,一些上市公司最近都发布了备受瞩目的公告,或者因为该公司很热,然后减持,然后股价回落,然后发行了股票。增加公告,并收到低位;或由于股价过度上涨,发布了减价通知以平衡股价。

转载,请保持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