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未成年人犯罪,宜及早建立分级处分制度

?

■社论

尽快建立未成年人犯罪分级处罚制度。除了年龄的“硬栏”,还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实行分级处理,以便更彻底地真正防止对未成年人的犯罪,更有效地惩罚他们。

大连10岁女孩遇害的消息最近几天触动了人们的心。罪犯蔡Moumou目前被警方拘留和教育,因为他不承担14岁以下的刑事责任。这一事件也再次引发了关于如何管理青少年犯罪以及是否应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界限”的社会讨论。

这个10岁的女孩被残忍杀害,而罪犯只需要被送进监狱,因为他还不到14岁。这种对比,再加上罪犯“早熟”的形象,导致了对案件结果的讨论甚至争议。这是来自公众舆论的可预见的反应。根据现行法律,这已经依法处理。然而,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关于预防和惩治青少年犯罪所引发的几起青少年恶性犯罪的讨论确实值得认真分析。

降低刑事责任年龄需要全面评估,司法理论界和实务界仍存在争议。然而,在现行法律规定和刑事责任年龄下,预防和惩治青少年犯罪的实际操作仍有很大改进余地。例如,在预防方面,由于城市化和信息化进程加快所带来的未成年人心理和认知的“早熟”,我们需要有一个相应的未成年人心理教育和法制普及的阵地。

之后还有惩罚的空间。《刑法》规定,应命令父母或监护人管教那些因不满16岁而不受刑事处罚的人。必要时,政府也可以接受教育。然而,在现实中实行制度化还有很大的灵活性空间。在这一事件中,罪犯最终被拘留和抚养,这与公众舆论无关。然而,曾有传言称,参与类似案件的各方将直接返回学校。如果处置中存在不确定性,就会暴露出青少年犯罪矫正的模糊领域以及惩戒制度与刑法之间的联系。巧合的是,最近对《预防少年犯罪法》修订的审查可能在这方面提供有针对性的对策。

在处理未成年人犯罪时,刑法设计始终遵循“教育第一,惩罚第二”的原则,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然而,随着青少年犯罪形势的变化,我们应该认识到青少年犯罪案件包括犯罪人和被害人。按照“教育第一,惩罚第二”的原则进行一刀切的处理,不仅会在司法运作中对罪犯造成太多的同情和宽大,从而忽视对受害者合法权益的保护,还会给包括家长和学校在内的社会教育带来放松和误导。最后,客观上,存在着“教育不足、纪律薄弱”的局面。

因此,一些学者建议从“教育第一,惩罚第二”过渡到“归责与矫正并重”,并对保护未成年人隐私作出适当的修正。

这项修正案的方向是基于公众意见。无论社会是呼吁加大对犯罪者的惩罚力度,还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它都提醒我们,现在是重新审视“教育第一,惩罚第二”这一一刀切的做法的时候了。

事实上,最高级别的司法设计也发出了一些信号。今年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号文件,其中提到“探索建立未成年人犯罪分级处罚制度”。也就是说,除了年龄的“硬栏”,还应该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级处理。

在国外也有相关经验。公开报道显示,一些未成年人被当作成年人审判,英美法系国家如英国和印度也有类似的做法。例如,在英国,未成年人原则上在少年法庭受审,一旦他们被怀疑犯有谋杀、涉枪犯罪和性侵犯等严重罪行,他们将在刑事巡回法庭受审。

关于刑事责任年龄以及预防和惩罚少年犯罪的讨论不能受到极端案件的影响。然而,作为现实,极端案件也是推动社会审视当前青少年犯罪预防和惩罚制度的机会。希望类似的讨论能够超越个案和舆论,形成社会与制度设计的良性互动,真正更彻底地预防青少年犯罪,更有效地惩治青少年犯罪。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