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下 助贷行业迎来新一轮洗牌

?

金融技术公司将与银行更紧密地合作

由于地方监管部门加强了对贷款,联合贷款和其他业务的监管,并且许多地方银行都收紧了其贷存业务,因此,贷款辅助行业正在迎来新一轮的洗牌。近日,北京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简称《通知》),再次强调金融机构不能依靠金融技术的合作,放弃风险控制等核心职能,从而将风险转移给金融机构。目前,尚无全国范围的对调剂业务有监管套利风险的统一监督。但是,一些内部人士表示,北京发布的通知将在引入国家政策中发挥领导和示范作用。诱导贷款业务的监管已经在路上。贷款公司可能已经破产。

帮助扩大贷款

不良率上升并引起关注

近年来,银行业增加了包容性金融服务。但是,某些中小型组织没有吸收金融服务的能力,这给金融技术公司提供了合作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金融技术公司继续与银行“联姻”,并在市场营销,客户获取,风险控制,运营和其他领域进行合作。贷款模式已经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几年。

但是,在合作背后,监管灰色地带的贷款管理模型存在太多违规行为。尤其是在当前P2P平台全面转型为接收贷款公司的背景下,激烈的竞争也迫使许多平台接受底线条款,这已成为贷款合作的一种常见合作方式。头平台的创始人曾经告诉《新快报》记者:“没有底,没有银行愿意合作,而底则意味着该平台的综合实力要强于其他平台。”他甚至承认,该平台可以仅在他从金融机构收到钱后才运行。

在过去的几年中,依靠贷款共享模式,许多城市商业银行的消费金融业务经历了爆炸性的增长。例如,天津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达到777.96亿元,比2017年末的87.93亿元增长78.9%。银行已与360贷款,新网络联合贷款和国美联合贷款合作。随之而来的是不良贷款率的上升。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银行不良贷款总额54.41亿元,比2018年末增加7.1亿元。不良贷款率1.72%,提高0.08个百分点从上一年末开始。不是这种情况。郑州银行等许多中小型银行与天津银行的情况相似。

实际上,关于贷款帮助的现象,已经采取了监督措施。今年年初,北京,上海和杭州对贷款帮助风险进行了监督,并出台了相关政策。今年1月,浙江省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其中提到核心风险控制环节不应基于当地的非跨地区外包,也不应为无证机构或联合贷款提供资金。 4月,上海银行保险局也发布了相关政策,建议加强合作机构的准入管理和业务风险管理。

划界以防止风险转移到金融机构

实际上,发展贷款支持业务的关键是制定标准和明确界限。因此,在年初年初地方政府对贷款和政策的监督管理的基础上,北京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下发了《通知》,建议严格执行独立风险控制的原则,加强信用。风险管理和控制,并加强对资金使用的合规性审查。

首先,在入场时,《通知》建议银行对合作机构实施清单系统管理。合作产品和商业模式应经总部批准,严禁未经授权的合作。以前,许多金融技术公司使用个人关系与银行分支机构和支行进行合作,但未获得总部的批准。

不仅在合作进展方面,监管机构要求适当控制商业节奏,而且还应通过试点等方法逐步开展业务发展的初始阶段。零金融研究所所长于百成说,这意味着相关合作的机会和数量将受到限制。

在业务方面,《通知》规定,不得将“三调查”和贷款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不得通过引入担保等风险缓解措施来放松风险管理和控制。保险回购承诺。

“目前,一些中小型银行被迫与擅长互联网营销的贷款机构合作,甚至有意或无意地给贷款机构更多的“信用”。这不符合财务人员的合理性和严谨性。”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肖伟认为,如果银行将其核心业务外包,就等于对监管体系打了个sl头,以至于监管部门无法掌握,这是最担心的问题。

“监管的重点是弄清贷款机构的合规范围,并要求贷款机构不要触及资金支付和冒险等金融核心业务。”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红岩表示,即使像被许可人一样,在联合贷款合作模式中,监管部门也强调,不得将联合贷款用于监管套利,而将联合贷款用于监管套利。实现跨区域运营。

业内人士认为,对金融技术公司与金融机构之间合作的监督是依法审慎进行的,不可能有监管套利。对此,北京市银行保险监管局《通知》也强调,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决不能突破商业银行的业务范围,也不能依靠外部合作规避监管规定。

帮助改组贷款

中小型银行暂停大数据风险控制合作

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承认:“法规规定,不允许农村商业银行跨地区经营,因此我们的业务资金来源有限。”许多当地银行已收紧对宽容贷款业务的态度。更加严格,导致放贷业务的利润率压缩。

除审慎开展业务外,北京市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通知》还建议严禁与以“大数据”名义窃取,滥用,非法交易或披露客户信息的公司合作。直接指向今年被困在舆论漩涡中的大数据行业。

“最近,许多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已暂停大数据风险控制合作业务。”根据大数据风险控制机构的消息来源。最近,对涉及爬行动物技术的许多大数据风险控制机构进行了调查。据报道,9月底,通墩科技履带业务负责人被警方调查。随后,同盾科技回应称,为配合警方调查曾经服役的第三方单位,杭州新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杭州新川”)及相关人员正在积极协助警方调查和制止。收集证据,以帮助有关部门确定第三方单位的情况。据悉,杭州新川公司是通盾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履带业务。

江苏当地一家银行家告诉《新快报》记者,该银行目前正在调查与一家金融技术公司合作的风险,特别是在大数据中是否收集了过多的用户信息。 “如果是这种情况,请立即停止工作。”

在强大的监管形势下,各种贷款机构开始“变革”。行业中有许多寻求贷款的平台,以寻找购买金融机构融资担保许可证的机会,例如用于头对头平台的360融资贷款。目前,有三家担保公司。另一个例子是互联网巨头滴滴出行的分支机构建立了融资担保公司。

也有一些参与消费者金融公司的直接贷款机构,以满足合规性要求。今年5月,杜小曼收购了哈尔滨消费金融集团4.5亿股,成为第二大股东。不久前,该公司的子公司被投资于湖北消费金融,并成为该消费金融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业内人士表示,寻求金融许可证已成为遵守贷款公司的“救命稻草”。将来,将会有更强大的贷款公司遵循上述做法。但是,在这种贷款变化的情况下,也许剩下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强大的总公司。

(文章来源:新快报)

(编辑器: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