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内开启鸽笼,把“借来的”7万羽和平鸽同步放飞原来是这样操作的

?

不少鸽友表示,自己养的鸽子能够参加“国之大典”,是一种光荣。

全文2196字,阅读约需4分钟

从阅兵式的礼炮牵引车、方队引导车,到各具特色的群众游行彩车,再到和平鸽、烟花燃放装置的运输车……“十一”当天的阅兵式、群众游行和联欢晚会,

在社交媒体引起了一波又一波话题,而“国庆鸽”是被“借来的”更是一度登上热搜。那么现场是如何保障和平鸽快速出笼,同步放飞的呢?

和平鸽运输车队的工作人员通过不断摸索,找到了一秒内开启鸽笼的办法,确保7万只和平鸽同步升空,还节省了近4分钟的撤离时间。(关于国庆鸽,详情可点击>>揭秘“国庆鸽”:不少有“国际血统”,喂养者买绿豆给鸽子们降火)

运输车一秒内开启鸽笼,7万只和平鸽同步升空

在群众游行庆祝活动尾声,7万只和平鸽几乎在同一时刻从长安街起飞,飞上天空。

记者了解到,鸽笼是关乎信鸽项目能否顺利完成的重要设备,特别是能否按照指挥部统一指令,完成放飞迅速开启动作、放飞后车厢及时关闭动作。

运输和平鸽与其他设备不同,必须要保障鸽笼在运输过程中平稳、安全,鸽笼与车厢板之间的间隙都控制得很小。但这样一来,每次鸽笼的开启把手在开启时需要现场安装,关闭时还需要卸除螺丝并拆除把手,过程十分繁琐。同时,螺栓和把手散放在车厢底板上也很容易散落或丢失。项目组工作人员经过多次练习,能够把时间控制在4分钟之内,基本满足5分钟撤离的任务。

但为保证项目万无一失,4分钟的完成时间显然是不够的。信鸽车队经过对车辆组件的摸索和不断的实验,终于找到了能够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改进原理就是用车辆随行扳手在鸽笼侧立动作柱下面找到一个支点撬动,利用简单的杠杆原理,便可用较小的力度撬动鸽笼开关,使鸽笼轻松、迅速打开。

按照改进的工作装置和使用方法,原来必须依次进行的六七项复杂操作减少到1个动作就能完成,开启动作和关闭动作均可在指令下达后1秒内完成,为信鸽放飞和撤离工作提供了更加充沛的时间。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编辑 白爽

“国之大典”向市民“借鸽子”:国庆有我,家国同乐

src=''>7万羽“国庆鸽”振翅飞翔。

7万羽和平鸽从长安街起飞,7万只气球也腾空而起……在昨日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的国庆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庆祝活动结束后,万鸽齐飞的壮观景象,将“祝福祖国”的气氛推向另一个高潮。

在“国之大典”上放飞7万羽和平鸽,承载的美好寓意不言而喻。据新京报报道,这7万羽和平鸽都是北京信鸽协会从北京各个区养鸽子的人家借来,每羽参加了“国之大典”的鸽子系有特别的纪念脚环,被放飞后,它们会在天安门广场上盘旋几圈,然后结伴而行,找回自家。不少鸽友表示,自己养的鸽子能够参加“国之大典”,是一种光荣。

显而易见,这场“国之大典”多年一遇,附诸其身的诸多美好价值符号,足以契入每一个国人心中。如果能直接或间接参与到这场仪式中,于个体而言,也会是永恒的记忆。

鸽友为所养鸽子能够参与这场大典而感到荣耀,就是基于这样的心理。尽管他们未必都能直接亲临现场,但鸽子在他们与“国之大典”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出借出自己的鸽子,其实也是间接参与到了这场仪式中,那种与有荣焉、家国同庆的荣誉感,同样会很深刻。

这种参与感,不仅体现在鸽子在天安门广场上放飞的那一刻,还体现在他们为这一瞬间所做的准备中。根据鸽友的讲述,他们接到集结的任务以后,会先对自家鸽子进行每天两次的训放,让鸽子们成群结队地在家附近飞一飞,以锻炼肌肉;他们还会给鸽子打疫苗,以确保鸽子的安全。这般悉心的照顾,除了护佑爱鸽之外,更是为了确保仪式上的万无一失,其背后是对参与“国之大典”机会的珍视。

src=''>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事实上,国庆本就该是“全民同庆”。参加现场观礼与游行的民众,是以直接在场的形式参与到了具体的仪式中,“在场”营造的仪式感提供了独特的视觉与情感体验,但场外的民众,或者通过各种形式与这场大典上的场景产生关联的人,其激动之情也丝毫不会有任何减弱。在“国之大典”面前,那种家国同庆的感情是同声共气的。

不只是这场盛典,许多民众也都以自己的方式阐释着“我和我的祖国”的关联。沈阳一对父子连续35年在国庆节于同一地点合影,记录个人成长与国家变迁;各地小学生以站军姿、剪纸、唱国歌等方式向祖国表达敬意;香港数百人在维港扬起国旗高唱国歌,展示与祖国团结一心,向祖国表达敬意……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是国民表达内心情愫的媒介,这种参与感,从情感本质来说,与在首都、在天安门参加“国之大典”如出同源,大家都是“爱国方队”。

有鸽友说,“鸽子是吉祥之鸟,参加这样的重大活动,也是寄托我自己的祝福,希望国家高飞、飞得更远。”祝福祖国,本也是遂民众心愿。相信,祝福祖国的情感,在这次国庆节,在形式各异的国庆活动中,会得到进一步强化、升华。这是国民的最大心理公约数,也是国之祈盼。

文/王言虎(媒体人) 编辑 新吾 校对 何燕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