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超跑”驶入中国,王晓麟:赛麟四大核心技术填市场空白

   18:18:28

  

  7月20日,在赛麟之夜开场前的几个小时,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博士与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一同出现在了媒体面前,为我们揭开这个新品牌身上的重重谜团。

  在赛麟进入中国之前,大多数认识赛麟的人对它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超跑作坊”和“改装工厂”的阶段,但在此次专访中,王晓麟博士对我们透露:“准确地讲,赛麟有4块大业务板块。”

  

  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博士

  第一是技术公司。在过去30多年来,赛麟一直给福特、通用、克莱斯勒、丰田包括特斯拉等公司提供技术支持;第二是自主生产超跑,赛麟S7、S1都由赛麟自主研发生产;第三是改装,例如将福特野马改装成为特别版本的赛麟野马;第四是赛车车队与驾驶学校,为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内的机构提供特殊驾驶培训。

  对于赛麟这样的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的车企来说,它的融资进度也是外界十分关心的问题。然而,在这个问题上,王晓麟博士却给了我们在多数新势力创始人那里极难听到的回答:“我们没有在融资上花过任何精力,因为我们有充足的资金准备。赛麟在完成产品下线、投放市场、品牌营销、渠道建立之前不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

  为什么不融资?当然是因为不缺钱。在赛麟品牌的宣传资料中,注册资本100亿元、总投资178亿元的资金规模赫然写在纸上。其中,仅在江苏省建造的工厂项目一期就占据了60亿元的投资,而江苏省外的资金来源至今仍未可知。

  

  有了充足的资金,也就有了站着说话的本钱。也正因如此,赛?朐诮漳贤ā安簧幌臁钡亟ㄆ鹆肆阶こВ?22万台的产能。在这次专访中,王晓麟首次对我们透露了工厂内部的更多信息:“我们的生产节拍是一分四十七秒一台车,年产15万台,冲压车间只有36个工人,包括了维修工、管理人员等;我们的车身车间,不叫焊装车间,因为我们用了大量轻量化的材料,还采用了激光焊接、SPR、FDS、胶粘等很多新的工艺,因此我们把称之为车身车间,有一百多人和400多个机器人。”

  当然,22万辆的产能“看上去很美”,也已经让大多吵着要建厂却至今迟迟未见投产的新势力们感到汗颜。但作为一家超跑起家的车企,如此多的产能规划究竟应该如何消化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对此,王晓麟博士说出了他的打算:“我们在江苏拥有两家工厂,其中一家15万产能的柔性自动化工厂将为未来的SUV等车型准备,而另一家工厂的产能则分为2万台超跑与5万台A00级电动车。”

  

  那么2万台超跑的年产能是否也还是过多了?“当你可以花80万可以买到等同于300万性能的车型时,我相信这个市场将不止增长2到3倍,而是10倍、20倍。”王晓麟为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超跑公司到中国来建厂,那就意味着中国的消费者要交97%-147%的税,当我们在中国建厂来生产车辆的时候,这些税全部省下来了,毋庸置疑,我们不是讲性价比,而是希望赛麟在中国生产的车能卖出合理的价格。”

  无论如何,在中国建厂的赛麟对于跑车爱好者来说都会是一个不小的收获。而对于王晓麟来说,除了将最顶级的跑车带入中国外,他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梦想将赛道文化带入中国。“中国赛车的文化跟产品本身有关联,还跟车的保有量有关,跟消费水平也有关系, 首先是因为收入达到了一定水平,其次是因为汽车的技术支持提供了这样的环境。”在王晓麟看来,赛麟所带来的超跑平民化或许能够成为推动中国消费者关注赛车文化的一个契机。

  

  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

  赛麟将如何用超跑型的技术来对乘用车进行改造?史蒂夫赛麟这样回答:“我们从缸体的铸造及设计角度将S1的发动机进一步强化,还通过我们独有的技术,加强了曲轴的刚度。我们对于发动机结构的设计,可以做到与底盘完美搭配,实现车辆的轻量化及更高的强度。”另外,赛麟还将从赛道上研习的电子元件,还可以应用在量产车上,这会为赛麟节省一大笔前期研发费用。“

  回到产品本身,王晓麟对于新车“迈迈”的信心十分充足:“迈迈在未安装电池的情况下拥有牛顿米的车身刚度,装上电池后是牛顿米。此外,全球没有任何一台同级别的电动车拥有45%的爬坡度。“据王晓麟介绍,这主要是由于此前迈迈曾经被列入美国国防部的采购目录。“动力方面,迈迈有远超同级的动力性能,最大马力110匹,是一台能够原地漂移的车,这也意味着迈迈拥有巨大的扭矩输出。”综合这些因素考虑,王晓麟认为这样的一款小车完全能够担当得起“超跑级”三个字的加成。

  

  一个好汉三个帮,尽管赛麟手中已经有了史蒂夫赛麟这个技术大神,但在造车领域,对伙伴的需求肯定是多多益善的。在自动驾驶层面,赛麟汽车和ULSee公司展开了合作,目标是成为人工智能在汽车运营上面的开放性平台。而在工厂的管理系统层面,赛麟与腾讯云展开了系统合作。“实际上我们跟很多人工智能公司都在展开密切的合作,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发展方向。”

  最后,汽车金融出身的王晓麟博士还给了在场媒体一个额外的“彩蛋”,那就是赛麟要在汽车金融领域展开的动作。“赛麟希望推动一种新的汽车营销融资模式,把销售的资金压力从经销商身上拿走,不要他们单纯依靠银行的借贷。”如果说赛麟希望通过史蒂夫赛麟将更先进的超跑技术带入中国的话,另一方面,王晓麟也能通过在华尔街积攒的汽车金融领域经验给国内汽车金融市场带来另一场创新。

  假如王晓麟博士能够真正实现这些构想的话,那么赛麟的未来将会出乎所有人的预期。让我们拭目以待。

  

  7月20日,在赛麟之夜开场前的几个小时,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博士与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一同出现在了媒体面前,为我们揭开这个新品牌身上的重重谜团。

  在赛麟进入中国之前,大多数认识赛麟的人对它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超跑作坊”和“改装工厂”的阶段,但在此次专访中,王晓麟博士对我们透露:“准确地讲,赛麟有4块大业务板块。”

  

  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博士

  第一是技术公司。在过去30多年来,赛麟一直给福特、通用、克莱斯勒、丰田包括特斯拉等公司提供技术支持;第二是自主生产超跑,赛麟S7、S1都由赛麟自主研发生产;第三是改装,例如将福特野马改装成为特别版本的赛麟野马;第四是赛车车队与驾驶学校,为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内的机构提供特殊驾驶培训。

  对于赛麟这样的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的车企来说,它的融资进度也是外界十分关心的问题。然而,在这个问题上,王晓麟博士却给了我们在多数新势力创始人那里极难听到的回答:“我们没有在融资上花过任何精力,因为我们有充足的资金准备。赛麟在完成产品下线、投放市场、品牌营销、渠道建立之前不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

  为什么不融资?当然是因为不缺钱。在赛麟品牌的宣传资料中,注册资本100亿元、总投资178亿元的资金规模赫然写在纸上。其中,仅在江苏省建造的工厂项目一期就占据了60亿元的投资,而江苏省外的资金来源至今仍未可知。

  

  有了充足的资金,也就有了站着说话的本钱。也正因如此,赛麟在江苏南通“不声不响”地建起了两座工厂,22万台的产能。在这次专访中,王晓麟首次对我们透露了工厂内部的更多信息:“我们的生产节拍是一分四十七秒一台车,年产15万台,冲压车间只有36个工人,包括了维修工、管理人员等;我们的车身车间,不叫焊装车间,因为我们用了大量轻量化的材料,还采用了激光焊接、SPR、FDS、胶粘等很多新的工艺,因此我们把称之为车身车间,有一百多人和400多个机器人。”

  当然,22万辆的产能“看上去很美”,也已经让大多吵着要建厂却至今迟迟未见投产的新势力们感到汗颜。但作为一家超跑起家的车企,如此多的产能规划究竟应该如何消化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对此,王晓麟博士说出了他的打算:“我们在江苏拥有两家工厂,其中一家15万产能的柔性自动化工厂将为未来的SUV等车型准备,而另一家工厂的产能则分为2万台超跑与5万台A00级电动车。”

  

  那么2万台超跑的年产能是否也还是过多了?“当你可以花80万可以买到等同于300万性能的车型时,我相信这个市场将不止增长2到3倍,而是10倍、20倍。”王晓麟为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超跑公司到中国来建厂,那就意味着中国的消费者要交97%-147%的税,当我们在中国建厂来生产车辆的时候,这些税全部省下来了,毋庸置疑,我们不是讲性价比,而是希望赛麟在中国生产的车能卖出合理的价格。”

  无论如何,在中国建厂的赛麟对于跑车爱好者来说都会是一个不小的收获。而对于王晓麟来说,除了将最顶级的跑车带入中国外,他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梦想将赛道文化带入中国。“中国赛车的文化跟产品本身有关联,还跟车的保有量有关,跟消费水平也有关系, 首先是因为收入达到了一定水平,其次是因为汽车的技术支持提供了这样的环境。”在王晓麟看来,赛麟所带来的超跑平民化或许能够成为推动中国消费者关注赛车文化的一个契机。

  

  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

  赛麟将如何用超跑型的技术来对乘用车进行改造?史蒂夫赛麟这样回答:“我们从缸体的铸造及设计角度将S1的发动机进一步强化,还通过我们独有的技术,加强了曲轴的刚度。我们对于发动机结构的设计,可以做到与底盘完美搭配,实现车辆的轻量化及更高的强度。”另外,赛麟还将从赛道上研习的电子元件,还可以应用在量产车上,这会为赛麟节省一大笔前期研发费用。“

  回到产品本身,王晓麟对于新车“迈迈”的信心十分充足:“迈迈在未安装电池的情况下拥有牛顿米的车身刚度,装上电池后是牛顿米。此外,全球没有任何一台同级别的电动车拥有45%的爬坡度。“据王晓麟介绍,这主要是由于此前迈迈曾经被列入美国国防部的采购目录。“动力方面,迈迈有远超同级的动力性能,最大马力110匹,是一台能够原地漂移的车,这也意味着迈迈拥有巨大的扭矩输出。”综合这些因素考虑,王晓麟认为这样的一款小车完全能够担当得起“超跑级”三个字的加成。

  

  一个好汉三个帮,尽管赛麟手中已经有了史蒂夫赛麟这个技术大神,但在造车领域,对伙伴的需求肯定是多多益善的。在自动驾驶层面,赛麟汽车和ULSee公司展开了合作,目标是成为人工智能在汽车运营上面的开放性平台。而在工厂的管理系统层面,赛麟与腾讯云展开了系统合作。“实际上我们跟很多人工智能公司都在展开密切的合作,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发展方向。”

  最后,汽车金融出身的王晓麟博士还给了在场媒体一个额外的“彩蛋”,那就是赛麟要在汽车金融领域展开的动作。“赛麟希望推动一种新的汽车营销融资模式,把销售的资金压力从经销商身上拿走,不要他们单纯依靠银行的借贷。”如果说赛麟希望通过史蒂夫赛麟将更先进的超跑技术带入中国的话,另一方面,王晓麟也能通过在华尔街积攒的汽车金融领域经验给国内汽车金融市场带来另一场创新。

  假如王晓麟博士能够真正实现这些构想的话,那么赛麟的未来将会出乎所有人的预期。让我们拭目以待。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