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的爱情观:相爱争如不爱,有情还似无情。

  文:黛珂

  在北宋词人中,词作水平极高而又不受待见的,那一定属柳永了。在“千古才女”李清照的眼中,柳永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他是婉约词的鼻祖,撑起了北宋文坛的半边天,更是关汉卿口中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槌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

  

  晏殊、宋祁、张先等人,毫无疑问都是在效仿柳永。可是他们缺少肚量,效仿之后又站出来指责。而他们的指责,又带动了社会多个群体对柳永的口诛笔伐。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时人无论上至帝王将相,达官贵人,文坛领袖,下至卑田乞儿、求学仕子、老弱妇孺,皆以柳永为耻。而这指责背后,却是因为柳永喜欢谈恋爱,又多写了几首艳词。今天看来,这样的事情似乎显得有些荒唐,但对于柳永,他却变成了时代爱情里的先锋人物!

  

  缘由还得从这首《鹤冲天》说起: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依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说得好听。可能就是因为多喝了一壶酒,你就说: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这样一来,便得罪了宋真宗。三年后,柳永再次步入考场,来时信心满满,忘却昔愁,等待着发榜成名。谁知东窗事发。当真宗看到进士册上柳永的名字时,便问议定官:“这柳永可是‘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那小子?”阶下回“是”。真宗说:“既然如此,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说罢将柳永的名字勾去。因为给皇帝留下了坏印象,柳永的仕途之路彻底断送。直到宋仁宗执政时期,体恤柳永一心报国,才华横溢,又屡考不中,这才提为进士,给了他一个小官做做。

  

  平生自负,风流才调。口儿里、道知张陈赵。唱新词,改难令,总知颠倒。解刷扮,能嗽,表里都峭。每遇着、饮席歌筵,人人尽道。可惜许老了。

  阎罗大伯曾教来,道人生、但不须烦恼。遇良辰,当美景,追欢买笑。剩活取百十年,只恁厮好。若限满、鬼使来追,待倩个、掩通着到。

  《传花枝?平生自负》

  柳永擅写慢词,北宋的词人中光柳永就写了八十七首,堪称“慢词大王”。这首《传花枝?平生自负》写于流浪的日子里。看起来提倡及时行乐,莫为功名富贵所扰,但就他整个人生旅途来看,一直在做官与归隐之间周旋。而周旋的结果就是,他既无法像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亦无法效仿陶渊明“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所以,他活成了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专业词人”。

  

  就音韵来看,这首词颇有一点元曲的味道。所以无怪乎后来著名作家关汉卿亦将柳永视为偶像。

  心娘自小能歌舞。举意动容皆济楚。

  解教天上念奴羞,不怕掌中飞燕妒。

  ……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

  ……

  虫娘举措皆温润。每到婆娑偏恃俊。

  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催莲步紧。

  ……

  酥娘一搦腰肢袅。回雪萦尘皆尽妙。

  几多狎客看无厌,一辈舞童功不到。

  《木兰花》

  这首长诗《木兰花》是柳永为心娘、佳娘、虫娘和酥娘四位歌妓而作的。木兰花,又称辛夷花。花谢之后,方长出叶子。因树高花盛,香远益清,所以它的花语是高尚的人儿,圣洁的灵魂。

  

  心娘是一朵美艳的木兰花,自小能歌善舞,风度翩翩。尤其是她的美妙歌喉,一度莺惭燕妒,深深地摄取了柳永的魂魄。而佳娘又是“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她花团锦簇,此起彼伏,擅翻新曲。而说起虫娘,那更是柳七一生都放不下的人。她个头虽小,却百般柔蜜,又是个真性情。不会巧言令色,只愿单纯守候。相比起来,酥娘却是与之截然不同的性格。她风情万种,极具女性之美。演绎的《回雪》《萦尘》,让人欲罢不能。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

  这首词是柳永即将离开东京汴梁,与恋人长亭话别所写。而读起这首词,我又不禁将它与谢玉英联系在一起。那时柳永刚赐进士出身,觅得余杭县宰这样个小官,即刻走马上任。在途经江州时,遇上了一见钟情的谢玉英。接着两人山盟海誓,巫山云雨,百般缠绵。而在离别的时候,柳永说自己会回来找她的。谁知当他回来的时候,谢玉英又接客去了。柳永气急败坏,便在墙上题下一首诗: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于是愤懑离去。后来谢玉英看了这诗,悔愧不已。当下变卖首饰,整理衣物,前去找寻柳永。两人自此相依相伴。这首《雨霖铃》,既是柳永的赠别之作,也可以看出他的爱情观:相爱争如不爱,有情还似无情!

  

  爱情,对柳七来说,不仅是调味剂,已经变成了生活必需品。因为只有在一次次的情感牵绊中,他才能使心中的苦楚得到倾诉。而对于那些恋人,他多情却不滥情,深情更惧离情,这也许就是红尘女子争唱“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的原因了吧?!

  本文由卓米诗词汇签约作者原创,版权归卓米诗词汇所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