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制造”再出发,不是简单复制昔日辉煌

“上海制造”是另一个出发点,而不仅仅是抄袭过去的辉煌新旧动能转换。

在制造业发展方面,每个人都会首次想到上海过去的辉煌。上海工业品牌曾经是全国性的王牌,很多人还是喜欢在国内谈论“三老”。然而,“上海制造”这个品牌似乎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响亮。原因不仅是外部环境因素,还有上海自身的结构调整因素。

事实上,国际大都市的发展过程基本上证实了第三产业取代第二产业的整体趋势以及从制造业中心到服务中心的演变。这一趋势对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地位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工业化后期,东京,纽约和伦敦等大都市经历了从制造中心到服务中心的转变。在此期间,城市制造业经历了10至15年的时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衰退,加剧了纽约和伦敦等主要城市的失业和政府财政负担,这些城市以金融和服务业为主。他们还推动这些城市重新审视制造业的作用。 “去工业化”前城市就业的固有规模,就业优势和发展潜力已成为政府刺激经济增长,实现经济结构调整,促进就业的首选。

对于上海的发展,制造业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但今天,“上海制造”是另一个出发点,而不仅仅是抄袭过去的辉煌。事实上,复制起来也很困难,因为制造业的内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现在要发展的制造业的本质是发展高科技推动的高端,先进制造业,实现制造业的升级,制造业的升级。寻找行业现代化,升级和清理的增长点,将为未来的长期经济繁荣和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换句话说,目前制造业的发展是为了加速培育新的动能以促进经济发展。

从城市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上海正处于从制造中心向服务中心过渡的后期阶段。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制造业仍然在上海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然而,从趋势的角度来看,制造业正面临着全球产业升级和国内经济转型的双重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实现“2020年制造业增加值”占“十三五”全市GDP约25%的目标?关键是确保双重底线。

底线1:坚持“重点行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底线。

上海的制造业转型正处于关键时期,但也存在两个“真空期”的缺点,即原有重点产业对区域经济的支撑力度减弱,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尚未外部化“双挤”了。完全成长,导致制造业经济的不确定性。今年上半年,该市的工业增加值下降了2.4%,最直接的原因还受到汽车行业的影响。

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角度来看,2013年以后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附加值普遍上升趋势。今年上半年,新兴产业加速增长。生物医药和新能源汽车产业产值分别增长7.6%和6.7%。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加246家,比上年末增长2.7%。加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提高战略性新兴产业比重,是上海制造业转型的有效途径。

第二行:维持服务业增长与制造业增长协调发展的底线。

在过去的30年里,上海的经济发展的特点是总规模的扩大和产业结构升级和转型的过程。在整个“十二五”期间,上海服务业的增长率基本保持在10%左右。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全市GDP的70%左右。

服务业的发展对上海经济结构调整具有积极意义。然而,服务业与制造业之间的过度差距将对制造业产生直接的挤压效应。制造业是生产者服务业的主动需求方,它决定了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服务业的发展和竞争力。如果第二产业的比例下降太快,反过来可能会侵蚀服务业升级的基础,拖累服务业的高端流程。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减缓第三产业的增长速度,而是要求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和发展的步伐。

目前,上海的经济发展正处于深度调整阶段,痛苦不可避免。未来,我们应该改变传统的制造业发展理念,关注价值链,关注产业链的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着力构建围绕“小,精,精”的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增加上海重点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核心价值。关键技术,核心联系和基础领域的竞争力。同时,进一步优化制造业的主体结构,完善区域产业结构。大企业应率先转型引领,形成区域制造服务范式,高度重视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发展,努力打造“无形冠军”,抢占全球价值链的高端。此外,有必要深化互联网向传统制造业的转变,推动互联网制造业的发展。 (作者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