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药,不只是降价这一件事——一粒药的困境如何破解?

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抗癌药物,不仅仅是降价33,354。如何解决一种药物的困境?

新华社记者陈聪、肖思思和徐海涛

全球每年新增癌症病例超过1400万,2014年中国新增癌症病例380万。 随着癌症发病率的逐年增加,患者渴望使用新药和好药物,但昂贵的抗癌药物几乎是“无法忍受的痛苦”

抗癌药物零关税、医疗保险谈判、加快新药审批……为了让人们顺利使用抗癌药物,国家有关部门推出了“天价药物”和降价相结合的措施。 随着政策红利一个接一个地发放,患者能否随心所欲地使用有效的抗癌药物?中国的医疗改革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从源头上解决抗癌药物的“入市”、“天价”和“无供应”问题?记者发起了一项调查。

降价与健康保险:“先下棋”的政策充满了黄金。

一段时间以来,抗癌药物的短缺和高价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癌症患者对抗癌药物供应、药品价格下降和新药上市的热切希望并未减少。

人民的期望,政府的方向 国家将“强心针”注入一粒治疗民生疾病的药物。从5年1月1日起,中国将通过暂定税率将所有普通药品包括抗癌药物、抗癌生物碱药物和实际进口中成药的进口关税降至零。

要帮助“坐等救死扶伤”的患者突破“一药难求”的困境,不仅要有“第一手棋”,还要有一系列强化“民生基板”的政策

国家早在2017年7月就采取了“高空毒品”措施。《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包含一批进口药品,其中包括15种肿瘤靶向药物,价格将大幅降低。

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一些具有突出临床价值的相对昂贵的药物也被纳入医疗保险范围。 以成都为例。2016年,该市医疗保险中纳入了特罗克克尔、卡米纳、伊雷萨、赛克里、艾比托等多种癌症、贫血等罕见疾病的高价癌症治疗药物,以及恶性肿瘤的放疗和化疗药物

从那以后,国家继续努力打击“高价毒品”。从国务院4月和6月召开两次常务会议的决定到相关部门的一系列政策,政策红利惠及更多人: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仅用了8天就获准上市,新一轮抗癌药物健康保险谈判正在进行中。

”在过去,赫赛汀,一种靶向药物,是自费使用的。仅药费一项就超过了每月3万元。 既然药品价格已经下降,医疗保险也已经实行,负担就大大减轻了。 “在成都第三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的乳腺癌患者周太太说

记者从许多采访中了解到,一些抗癌药物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 例如,在湖南,乳腺癌药物方面,赫赛汀从去年9月开始从每种药物17,600元降至7,600元,弗洛斯集团从11,500元降至4,800元。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学家李京表示,近年来,通过与制药公司的谈判,各种抗癌药物已进入医疗保险目录。 与此同时,卡米纳和阿帕替尼等国内创新药物的出现给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今年政府宣布取消抗癌药物关税,希望价格在着陆后会大幅下降。 “

在患者分享政策红利的背后是药品审批制度改革的报告卡。过去10年,在美国、欧盟和日本上市的415种新药中,有277种已在中国上市,正进入申报或临床试验阶段。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表示,对于临床紧急、抗艾滋病、抗肿瘤等境外上市相关药物,将纳入优先审批渠道,加快审批速度。预计这些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将缩短1-2年。

克服“中间障碍”,全力解决终端药品价格的“慢半拍”问题。

对于5月1日生效的抗癌药物零关税新规定,患者有何感受?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什么“中间障碍”有待打破?

记者发现,市场对新零关税规定的反应有一定的“滞后效应” 例如,在辽宁省一家三级医院的肿瘤科,贝伐单抗等临床使用的主要进口抗癌药物的价格自5月1日以来没有下降

为什么药品价格下跌的“反射弧”很长?

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中心项目研究员严建洲分析,终端药物价格的“慢半拍”变化受多种因素影响。例如,今年5月1日前,国内市场已经有一定数量的进口抗癌药物库存。这些药物不受减税政策的影响,价格将保持不变。 此外,药物库存的这一部分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售完。

相关部门已经注意到“反射弧过长”的问题 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督促加快抗癌药降价步伐,让广大群众放心。 国家医疗和社会保障局的相关官员表示,下一步将对医疗保险目录中的抗癌药物进行专项招标和采购。在充分考虑减税影响的基础上,价格将通过市场竞争降低。

专家还指出,将所有市场产品纳入医疗保险是不现实的。 国家健康保险局副局长陈金福曾指出,纳入健康保险目录有严格的程序,由于资金负担能力等限制,不可能将市场上的所有产品都纳入药品目录。

如何降低医疗保险目录之外的独家抗癌药物的价格?相关部门将进行准入谈判,医疗保险经办机构将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资金承受能力。

解决“少药”和“贵药”问题的终极“药方”:提升原创研究药物的“创新能力”

对于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住院的三期乳腺癌患者刘女士来说,赫赛汀的价格已经下降了很多,但供应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担忧” “我已经从另一家医院转来,在这里使用赫赛汀,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还会停止忏悔 “

刘女士的担心不是一个例子 虽然赫赛汀大幅降价,但短期内全国对药品的需求也大幅上升,导致许多地方供应短缺。

面对公众对“少用药”和“贵用药”的呼声,患者“用药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提高我国抗癌药物的研发能力是降低抗癌药物成本和减少对进口抗癌药物依赖的根本策略 ”国家卫生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说

发布原始研究制药公司的世界地图,跨国制药公司的总部设在熟悉的欧美国家;每一个熟悉的名字背后往往伴随着高昂的药品价格。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2014年中国新增恶性肿瘤约382.4万例,死亡229.6万例。

”面对如此庞大的患者群体,完全不可能依靠进口抗癌药物。我们必须发展自己的创新能力和创新制药企业,以满足普通人的药物需求。 国家癌症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说

在过去的十年里,全球抗癌药物的研发一直走在快车道上,欧美、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开发的新型抗癌药物不断上市。 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统计,目前我国4000多家医药企业中,90%以上是仿制药生产企业。

”制药工业的发展依赖于创新的原始动力 ”石远凯说 “十三五”后,一系列鼓励药物研发创新的政策相继实施。中国在研发创新药物方面迈出了坚实步伐,国内研发新型抗癌药物的热情越来越高。”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艳和石远凯参与研发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物艾替尼等国内创新药物,在政府与外国制药公司协商类似药物价格时,为患者提供了安全感和“更多信心”。

进口抗癌药物如何才能以虚高的价格定价?有没有可能把癌症变成类似高血压或糖尿病的可控慢性病?

哈佛大学博士后、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刘青松也面临一系列问题。

今年6月,由中国科学院合肥材料科学研究所刘青松团队自主研发的一类化学创新靶向药物HYML-122已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行临床试验。 如果测试顺利,这种药物可以在大约5年后进入临床实践。 如果该药物上市,将有助于更多的患者对抗急性髓系白血病的恶性疾病,解决中国“无药可治”的局面。

刘青松说,他们努力的方向是把癌症变成一种类似高血压或糖尿病的可控慢性病,“这样,即使不幸患有癌症,病人也能获得生活质量和癌症存活率。”

人类和肿瘤之间的斗争将会继续。中医药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更多的创新团队共同努力。

“我们为什么要对抗疾病?凭借对科学研究的热爱和坚持,凭借善良的医生的使命和责任。 ”石远凯说 (参加写作:胡郭林、董小红、蔡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