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78

叶老武的故乡位于浙江湖州的农村。除了父亲的母亲和丈夫的丈夫和妻子外,其他兄弟都在家外。由于刘仪华建议回家探望父亲的母亲,叶老武拒绝接受。他还希望通过回国探亲的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单身家庭,是一个值得刘益华一生的人!

这一天,刘一华坐在车里开往湖州方向。

汽车启动时,刘义华记得她没有准备好蜂蜜和香烟。她说要回去接受它。叶老武说:“这辆车已经开了10万公里。只有几盒蜂蜜才能从汽油里回来。”

刘仪华说:“那我就要空手而归了你的父母!”

“你有什么尴尬的,然后,你的香烟或其他东西,你可能无法取悦他们,我会给他们几百美元。”

“然后让我给他们。”

“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不是我的,你不想在我面前顽固。”

“但我必须表达我的心!”

“我会和两个老人谈谈。如果你准备了什么,你就忘了带它,所以你总能做到。”

“这几乎是一样的。”刘亦华的冷静面容拉长了。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叶老武说:“我累了,高速休息一下。”他想要去酒店高速休息,刘义华说:“好吧,你不能疲劳驾驶。”叶老五想开一家钟楼,目的不是想和刘一华亲密接触。通过这种方式,汽车高速下降,他们两人找到了一家酒店,又下了雨。我不想,叶老武说:“嘿,我更累。”刘义华说:“我不想明白,你开车这么累,所以还有那么大的力量?”叶老武说:“你是未婚女孩,你做的越多(爱情),你就越想做!就像一首歌,你不厌倦了几千次读你!”

刘一华想知道,他和已婚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吗?他是怎么想的那样的?但是,她没有说出这个想法。她对自己说她将来会更多。此外,他说他只有28岁。他怎么觉得自己应该38岁?至于年龄,他解释说,由于工厂处于压力和精神疲惫状态,年龄将会变老。

汽车无法直接驶入村庄。它只能停放在村庄入口处的废弃干燥场。有几只野狗在旁边追逐。刘一华不敢胸前挺身而出。叶老武假装拿砖头。狗逃跑了。

叶老武转身对她说:“不要害怕,你不要惹它的狗,它不会咬人!”

刘义华说:“但我害怕,狗会咬人!”

叶老武说:“你跟着我!”当他完成后,他在路边看到了一块小石头。他捡起来说,“现在你不害怕,我手里拿着石头,哪只狗。敢上来?”

大约七八百米外,叶老武指着前方的一幢低楼说:“那是我的家,就是这样!”并说:“这是我的妻子,几年前我重建了。”

刘义华感到震惊:“你和你的妻子建了什么?谁是你的妻子?”

叶老武觉得他漏了嘴。他真想拍他的嘴,但他不能承认这个事实。他必须掩盖真相,所以他很快就说:“回家看老人,心里很开心,说话。我不会说。我刚才说错了。它是由我父母建的。我的丈夫和妻子。我只是给了他们一点钱。“

刘义华笑着说:“这是对的,我想你还没有结婚。你的妻子在哪里?”

叶老武偷了,这个女孩的大脑很简单,这是一个很好的欺骗,他说:“我有一个老婆。”

“哪里?”刘义华很惊讶。

“不要在天空中,近在咫尺。”他笑了笑,她笑了。现在他们看到远处,有一群人在等待建筑,他们必须是父亲和母亲,他们想。所以他们加快了步伐。果然,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及叶老大的夫妻,以及几个邻居,每个人都聚集在一起,急忙看到叶老武带回来的“新妻子”。在那之前,叶老大照顾好每个人,你可以看到但是没有人应该不加区分地说话,以免它成为“蛇蛇”,简而言之,就是玩这个游戏。

叶老板先问候他说:“我要回来了。这是我的姐夫。你很幸运,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很难找到一个灯笼。”哇!兄弟的脸也很粘。“

叶老武对刘义华说:“这是我的大哥,你是大哥!”

“老大哥!”刘义华非常听话,对她的哥哥甜言蜜语,她的身体微微前倾.

姜坤元

38.8

2019.08.06 03: 02

字数1460

叶老武的故乡位于浙江湖州的农村。除了父亲的母亲和丈夫的丈夫和妻子外,其他兄弟都在家外。由于刘仪华建议回家探望父亲的母亲,叶老武拒绝接受。他还希望通过回国探亲的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单身家庭,是一个值得刘益华一生的人!

这一天,刘一华坐在车里开往湖州方向。

汽车启动时,刘义华记得她没有准备好蜂蜜和香烟。她说要回去接受它。叶老武说:“这辆车已经开了10万公里。只有几盒蜂蜜才能从汽油里回来。”

刘仪华说:“那我就要空手而归了你的父母!”

“你有什么尴尬的,然后,你的香烟或其他东西,你可能无法取悦他们,我会给他们几百美元。”

“然后让我给他们。”

“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不是我的,你不想在我面前顽固。”

“但我必须表达我的心!”

“我会和两个老人谈谈。如果你准备了什么,你就忘了带它,所以你总能做到。”

“这几乎是一样的。”刘亦华的冷静面容拉长了。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叶老武说:“我累了,高速休息一下。”他想要去酒店高速休息,刘义华说:“好吧,你不能疲劳驾驶。”叶老五想开一家钟楼,目的不是想和刘一华亲密接触。通过这种方式,汽车高速下降,他们两人找到了一家酒店,又下了雨。我不想,叶老武说:“嘿,我更累。”刘义华说:“我不想明白,你开车这么累,所以还有那么大的力量?”叶老武说:“你是未婚女孩,你做的越多(爱情),你就越想做!就像一首歌,你不厌倦了几千次读你!”

刘一华想知道,他和已婚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吗?他是怎么想的那样的?但是,她没有说出这个想法。她对自己说她将来会更多。此外,他说他只有28岁。他怎么觉得自己应该38岁?至于年龄,他解释说,由于工厂处于压力和精神疲惫状态,年龄将会变老。

汽车无法直接驶入村庄。它只能停放在村庄入口处的废弃干燥场。有几只野狗在旁边追逐。刘一华不敢胸前挺身而出。叶老武假装拿砖头。狗逃跑了。

叶老武转身对她说:“不要害怕,你不要惹它的狗,它不会咬人!”

刘义华说:“但我害怕,狗会咬人!”

叶老武说:“你跟着我!”当他完成后,他在路边看到了一块小石头。他捡起来说,“现在你不害怕,我手里拿着石头,哪只狗。敢上来?”

大约七八百米外,叶老武指着前方的一幢低楼说:“那是我的家,就是这样!”并说:“这是我的妻子,几年前我重建了。”

刘义华感到震惊:“你和你的妻子建了什么?谁是你的妻子?”

叶老武觉得他漏了嘴。他真想拍他的嘴,但他不能承认这个事实。他必须掩盖真相,所以他很快就说:“回家看老人,心里很开心,说话。我不会说。我刚才说错了。它是由我父母建的。我的丈夫和妻子。我只是给了他们一点钱。“

刘义华笑着说:“这是对的,我想你还没有结婚。你的妻子在哪里?”

叶老武偷了,这个女孩的大脑很简单,这是一个很好的欺骗,他说:“我有一个老婆。”

“哪里?”刘义华很惊讶。

“不要在天空中,近在咫尺。”他笑了笑,她笑了。现在他们看到远处,有一群人在等待建筑,他们必须是父亲和母亲,他们想。所以他们加快了步伐。果然,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及叶老大的夫妻,以及几个邻居,每个人都聚集在一起,急忙看到叶老武带回来的“新妻子”。在那之前,叶老大照顾好每个人,你可以看到但是没有人应该不加区分地说话,以免它成为“蛇蛇”,简而言之,就是玩这个游戏。

叶老板先问候他说:“我要回来了。这是我的姐夫。你很幸运,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很难找到一个灯笼。”哇!兄弟的脸也很粘。“

叶老武对刘义华说:“这是我的大哥,你是大哥!”

“老大哥!”刘义华非常听话,对她的哥哥甜言蜜语,她的身体微微前倾.

叶老武的故乡位于浙江湖州的农村。除了父亲的母亲和丈夫的丈夫和妻子外,其他兄弟都在家外。由于刘仪华建议回家探望父亲的母亲,叶老武拒绝接受。他还希望通过回国探亲的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单身家庭,是一个值得刘益华一生的人!

这一天,刘一华坐在车里开往湖州方向。

汽车启动时,刘义华记得她没有准备好蜂蜜和香烟。她说要回去接受它。叶老武说:“这辆车已经开了10万公里。只有几盒蜂蜜才能从汽油里回来。”

刘仪华说:“那我就要空手而归了你的父母!”

“你有什么尴尬的,然后,你的香烟或其他东西,你可能无法取悦他们,我会给他们几百美元。”

“然后让我给他们。”

“你是从哪里来的?这不是我的,你不想在我面前顽固。”

“但我必须表达我的心!”

“我会和两个老人谈谈。如果你准备了什么,你就忘了带它,所以你总能做到。”

“这几乎是一样的。”刘亦华的冷静面容拉长了。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叶老武说:“我累了,高速休息一下。”他想要去酒店高速休息,刘义华说:“好吧,你不能疲劳驾驶。”叶老五想开一家钟楼,目的不是想和刘一华亲密接触。通过这种方式,汽车高速下降,他们两人找到了一家酒店,又下了雨。我不想,叶老武说:“嘿,我更累。”刘义华说:“我不想明白,你开车这么累,所以还有那么大的力量?”叶老武说:“你是未婚女孩,你做的越多(爱情),你就越想做!就像一首歌,你不厌倦了几千次读你!”

刘一华想知道,他和已婚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吗?他是怎么想的那样的?但是,她没有说出这个想法。她对自己说她将来会更多。此外,他说他只有28岁。他怎么觉得自己应该38岁?至于年龄,他解释说,由于工厂处于压力和精神疲惫状态,年龄将会变老。

汽车无法直接驶入村庄。它只能停放在村庄入口处的废弃干燥场。有几只野狗在旁边追逐。刘一华不敢胸前挺身而出。叶老武假装拿砖头。狗逃跑了。

叶老武转身对她说:“不要害怕,你不要惹它的狗,它不会咬人!”

刘义华说:“但我害怕,狗会咬人!”

叶老武说:“你跟着我!”当他完成后,他在路边看到了一块小石头。他捡起来说,“现在你不害怕,我手里拿着石头,哪只狗。敢上来?”

大约七八百米外,叶老武指着前方的一幢低楼说:“那是我的家,就是这样!”并说:“这是我的妻子,几年前我重建了。”

刘义华感到震惊:“你和你的妻子建了什么?谁是你的妻子?”

叶老武觉得他漏了嘴。他真想拍他的嘴,但他不能承认这个事实。他必须掩盖真相,所以他很快就说:“回家看老人,心里很开心,说话。我不会说。我刚才说错了。它是由我父母建的。我的丈夫和妻子。我只是给了他们一点钱。“

刘义华笑着说:“这是对的,我想你还没有结婚。你的妻子在哪里?”

叶老武偷了,这个女孩的大脑很简单,这是一个很好的欺骗,他说:“我有一个老婆。”

“哪里?”刘义华很惊讶。

“不要在天空中,近在咫尺。”他笑了笑,她笑了。现在他们看到远处,有一群人在等待建筑,他们必须是父亲和母亲,他们想。所以他们加快了步伐。果然,我的父亲和母亲,以及叶老大的夫妻,以及几个邻居,每个人都聚集在一起,急忙看到叶老武带回来的“新妻子”。在那之前,叶老大照顾好每个人,你可以看到但是没有人应该不加区分地说话,以免它成为“蛇蛇”,简而言之,就是玩这个游戏。

叶老板先问候他说:“我要回来了。这是我的姐夫。你很幸运,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很难找到一个灯笼。”哇!兄弟的脸也很粘。“

叶老武对刘义华说:“这是我的大哥,你是大哥!”

“老大哥!”刘义华非常听话,对她的哥哥甜言蜜语,她的身体微微前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