掂一掂中国饭碗的成色

?

中国饭碗的颜色

国家粮食安全审查(上)

本报记者乔金良

李丘已经过去了,广阔田野的广阔荒野孕育着收获秋收的希望。 “过去,春天害怕干旱,秋天害怕痰。现在运河相连,水畅通。我希望田田能改变粮田。”看着田里的稻米,江西省上里县崇德村的农民黄旭升很高兴。随着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的落地,农田种植面积扩大,渠道畅通,解决了全村农田排灌问题。

“保护国家粮食安全是一个永恒的问题。此时,绳子不能松动。”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一直把粮食安全问题作为治国的重中之重。我是以中国为基础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确保生产能力,适度进口和科学支持。我们强调确保“粮食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口粮是绝对安全的”。

这些年来,从土地分包到家庭,实现家庭承包,分离承包权和经营权,适度规模的土地管理,从改善贫困土地,发展储备资源到坚持耕地红线,高标准农田建设,新农业实体引进通过培育新型专业农民,国家通过政策支持,扩大投资,深化改革,稳步提高粮食生产和生产能力。每一寸土地都在不断释放增加产量的潜力。

综合农业生产能力稳定

“在过去,有8亿人不能吃,现在有近14亿人无法完成。”我们的“米袋”,“蔬菜筐”和“果盘”供应充足,保护性强。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长韩长赋说:“过去,有8亿人吃不饱,现在有近14亿人无法完成。”目前,中国粮食产量已达1.3万亿斤,棉花糖,果蔬茶,肉,蛋奶等散装农产品供应明显增加,主要农产品市场运行基本稳定。可以说,我们的“米袋”,“菜篮子”和“果盘”一般都足够了。中国人的饭碗总是牢牢掌握在他们手中,供应得到充分保障。

衡量一个国家粮食安全的指标主要有四个。一目了然,中国大米,小麦和玉米的自给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其次,准备金率远远高于国际公认的17%至18%的安全线。自2004年以来,中国的粮食总产量实现了“连续12次增长”,在过去7年中已达到1.2万亿斤。这在世界大国中是独一无二的。第四,人均占有率,1949年,中国人均食物占有量仅为209千克,2018年达到470千克以上,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是在同一时期人口增加一倍以上的情况下实现的,这是非常困难的。

根据国家统计局不久前公布的数据,全国夏粮总产量为2835亿斤,增长2.1%。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监测说,自新小麦上市以来,优质商品小麦的数量已足够,每公斤的价格略低于去年3美分。在一些国家粮食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中国的粮食产量增加了产量,市场供应充足,价格总体稳定,对中国的饭碗有了深刻的控制,粉碎了一些人抛出的“中国菜”。危机理论。“

随着产量稳定在高水平,食品质量也在提高。以今夏粮食为例,从品种结构的角度看,主产小麦产区和主产区的种植面积增加,地下水超采区等非主导地区减少。种植区域的旋转。优质特种小麦在市场上的增幅比上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从种植方法的角度来看,广泛推广节水,节肥,医药等绿色生产技术。全国小麦种植和播种等节育技术比例达到87%,比上年提高2个百分点。

随着新农业产业的发展,保障供给的手段也日新月异。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无论季节和供应如何,设施农业都使农业生产能够实现年度供应。智能农业使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农业紧密结合。农民可以掌握手机上的各种数据,并用手指管理他们的田地。农产品和电子商务使农业供应更加高效,连接“前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收获的农产品可以迅速向公众传递。这使得中国人的桌子可以直接与希望的领域沟通。

强大的农民有利于农民和富农政策

推进粮食价格改革,取消农业税,建立农民种粮补贴制度,建立健全粮食安全管理者责任制,建立大粮仓粮食政策体系

中央政府一贯重视粮食安全。自新世纪以来,从农业科技发展到农业基础设施的整合,从推动粮食价格改革到农业供给结构改革,以及对粮食的政策支持,已经发布了16个中央1号文件。生产。主要水利设施,高标准农田建设,完善的市场体系,主产区转移支付等财政资金不断减少。

做好“减法”。 2006年以来,国家彻底废除了农业税,结束了2600多年农民缴纳“皇家粮食税”的历史,每年减轻农民负担1300多亿元。从2009年开始,当地对主产区粮食风险基金的支持逐步淘汰,主产区的负担每年减少近300亿元。

做好“补充”。建立农民种粮补贴制度,先后实行改良品种补贴,粮食直接补贴,农机购置补贴,农资综合补贴等补贴。实施大规模粮食生产县奖励政策,将激励资金规模从2005年的55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428亿元,充分调动地方政府关注农业。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先后引入了一系列创新举措。 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健全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这是第一份全面履行地方政府粮食安全责任的文件。 2016年1月,中央政府决定增加粮食作物保险财政补贴比例,增加7.5个百分点。这是一项稳定供应方粮食生产能力的创新措施。 2019年2月,《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发布,并首次提出将重点放在土地和粮食储存的粮食储存上,并做好国家粮食安全金融服务工作。

从减法到增加,从传统措施到创新举措,大国的食物根源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中国的粮食安全不仅体现在当前的生产中,也体现在未来的生产能力培育上。目前,农田灌溉水的有效利用系数已达到0.548。超过一半的农田实现了抗旱和防洪;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3%,农作物种植机械化率超过68%。农民不再面对黄土。土地中的粮食储存和粮食储存使中国粮仓越来越稳定,确保随时可以生产。

现代农业管理体制强大。

推进承包地“三权”改革,促进土地流转,鼓励农民建立专业合作社。大量了解农业,热爱农村的新业务实体进入农业

近年来,大量农村青年和中年人进入城市工作,种粮农民表现出老龄化,并存的业务。 “谁将种植土地”已成为必须直接面对的问题。随着资源环境的红灯,如何建立一个高效的管理系统是在人们面前。

从系统到点,然后从点到组合。新一轮土地制度改革不再是土地。 2014年以来,中央政府推进了承包地区“三权”改革,开展了适度规模经营。到2018年底,该国的土地流转面积超过5亿亩。目前,农民专业合作社217.7万户,家庭农场近60万户,农业社会服务机构36.9万户。当一个了解农业并热爱农村的新企业实体进入农业时,“谁将种植土地”就找到了答案。他们与数亿小农一起在希望的领域工作。

“大国小农”是中国的基本国情,全国小农户数仍占主要农业企业的98%以上。但是,在某些地方,有一种忽视小农和过度依赖大型企业的现象。针对这些情况,今年的中国办公室和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全力支持小农的部署和升级。这体现了政策的平衡,不仅起到了适度规模经营的主导作用,而且稳定了小农户的管理基础。

生产,还要供应。中国继续改革农产品流通体制。从市场经营自由化到农产品贸易日益国际化,从以往的农产品价格双轨制到现在的农产品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终于出台了。市场机制,给农业生产带来了深刻变革。

产量高,价格也不错。自2004年以来,中国充分利用价格杠杆,坚持和完善了大米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格政策,推动建立玉米和大豆“市场化收购”和“补贴”的新机制。按照市场定价和价格分离的原则,中国逐步建立了一个在价格低时补充生产者的机制,并在价格高时补偿低收入消费者。稳定的收入预期调动了数亿农民的积极性。

“粮食是人民的生命,是国家的财富。”把饭碗放在手中,不仅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而且使我们对处理国际复杂环境更有信心。

乔金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