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老司机恋上“苦命少女”,转账236笔50多万!结果……

50多岁的施安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一名拖拉机司机,收入不高,但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安静舒坦。

2018年春节前,他闲得无聊,在微信“附近的人”里看到一个名叫“大好时光”、头像是靓丽女生的微信号,于是,加了好友,热聊起来。(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大好时光”叫马丽,19 岁,自称与施安是河南老乡又同在苏州打工,施安觉得彼此“缘分不浅”,让马丽发照片过来。照片上的女孩面容姣好,散发着青春气息,施安觉得“交了好运”。

“我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

从此,两人每天都要在微信上聊两句。马丽常感苦闷,倾诉欲强,她告诉施安,自己经济状况不好,常入不敷出,刚来苏州又没朋友。

美女的倾诉激发了施安的保护欲,他主动转给对方200元,说:“这钱能还就还,还不上就算了。有困难,就找我帮忙。”

快过年了,马丽连续几天没回复施安的信息,施安问马丽是不是遇到事情了。过了很久,马丽才回复说,要过年了,自己经济困难。施安就转给对方1000元。

春节后,马丽告诉施安,自己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正在医院准备手术,但还没有发工资,想借2万元钱治病,一发工资就还钱。施安有点犹豫,2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没多久,他接到一位“科技城医院医生”打来的电话说,有个女孩在医院等待费用做手术。施安相信了“医生”的话,于是转给马丽2万元钱。(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过了几天,马丽再次向施安借钱,称自己在医院检查出小肠上长了肿瘤,没有钱治疗。施安有点怀疑,让马丽把看病的单子发给他看。随后,一位上海某医院“医生”打电话过来说:“单子都在我这里,哪天我空了给你送去”,施安又相信了。

不同于急性阑尾炎手术,小肠肿瘤手术难度大,治疗时间达两个月,马丽不断地向施安借钱,床位费、输液费……施安陆续给马丽转账上百笔,共32万余元。双方也聊得越来越投机,马丽甚至在微信上叫施安“干爹”。

“父亲死了”“弟弟也死了”

施安每年开拖拉机的收入大约七八万元,借给陌生人那么多钱自己也担忧,于是多次催促马丽还钱并要求见面。马丽用各种理由推辞,一会儿说还没出院,一会儿说自己身体虚弱没法儿回苏州,被催得急了,终于答应回苏州和施安见面并还钱。

没想到,在她回苏州的前夜,家里却突然出了大事:她的父亲在河南意外猝死,自己须回老家处理丧事。施安见对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好再说什么,还宽慰马丽不要伤心,办好事再回苏州。(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8年6月,马丽将自己处理丧事的情况告诉了施安:父亲是和别人喝酒猝死的,同喝酒的同村人都有责任,应支付赔偿金,但他们都是“老赖”,拖着不付钱,想要拿到钱就要向法院起诉。法院判决了,他们才会拿出钱来,自己拿到了赔偿金就能把欠的钱还清。

马丽还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的困难,同村人的白眼、家庭的压力、经济拮据等,结论就是,施安要借她诉讼费。

施安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转给她几万块钱,但要求她尽快回苏州见面。对方答应。

不久,法院做出了判决,同喝酒的人赔偿30万元。这个消息让施安很高兴,盼着见美女。

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丽有个9岁的亲弟弟在小时候过继给了大伯,现在父亲去世了,大伯觉得弟弟也有权获得这笔钱,于是上门讨要。两家人争执不下,大伯提起诉讼,要求分割这笔意外身亡赔偿金,现在赔偿金已被法院冻结,只有等判决结果生效后才能拿出来。但马丽所有的钱都用来和同村人打官司了,自然没钱应对大伯的发难。马丽请施安再借给她钱,她去请律师、打官司。

施安也不愿意再借钱给她,但转念一想,万一她败诉了,没钱还给自己了怎么办?思前想后,施安觉得还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败诉,只得咬牙转给她13万元“诉讼费”。(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官司终于打赢了,赔偿金全归马丽所有,她付给大伯5.5万抚养费了事。她说自己马上回苏州,过几天就和施安见面。施安满心欢喜地等待见面,可意外又来了,马丽的大伯不满法院判决,带着弟弟到苏州来找她理论,双方越说越不投机,由言语冲突升级为肢体冲突,大伯在情绪激动下,在拉扯中失手将弟弟推下车摔成重伤,弟弟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大伯被警方抓了,我必须处理好弟弟的后事才能跟你见面。”施安虽觉得难以置信,但碰面时间不得不再次延后。

“她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2018年8月,马丽东奔西走,终于把弟弟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施安以为没有什么能阻挡自己和美女见面了。然而此时,马丽自己终于成为了“悲惨世界”的主角——她在返回苏州的途中遭遇车祸,颈椎受伤住院,虽能够得到12.3万元的赔偿,但赔偿金一时拿不到,其他钱也暂时取不出来,她请施安帮忙垫付医药费。

施安举棋不定。没多久,一个自称“河南警察”的人用电话和马丽的微信联系施安。“河南警察”说,自己护送马丽回苏州,现在她伤势重不能使用手机,只能由他和施安交流。“河南警察”说,如果不赶快治疗,伤者很可能成为植物人。(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如果她成了植物人,自己的钱又找谁要?付出了这么多,岂不一场空?为了挽救马丽的命,也为了挽救自己的钱,施安在“河南警察”的一再催促下,一笔笔地给马丽微信转账,颈椎固定仪750元、轮椅2000元、打石膏2000元、使用进口药元……

后来,马丽的微信又被一位“苏州本地警察”使用。他告诉施安,“河南警察”为了救人已花光身上的钱,现在赶去太仓法院借钱了,他接替守护病人。他说,马丽已进了重症监护室,危在旦夕,如果不赶紧想办法把她救回来,可能有生命危险。

施安提出,拍几张马丽接受治疗的照片发给他。“苏州本地警察”一会说让医生拍,一会说已发给“河南警察”,让施安向“河南警察”要。他不断渲染马丽的病情,称病人昏迷不醒,救治难度大。

这时的施安已乱了阵脚,还给马丽转去一笔笔款项,从8月6日到9月13日共转出几十笔“医疗费”,共13万余元。

“其实行骗的只有我一人”

事后,施安隐约觉得这事不对劲。从年初认识至今,他们连面都没见过,没语音,也没视频,只看过两张照片。每次说要还钱,她家里就突然出事,连她自己也快变植物人!他早已六神无主,但不敢让妻子孩子知道此事,将事情闷在心里,被马丽一次次牵着鼻子走。(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8年9月13日再次转钱后,施安没钱了,他忍不住将一切告诉了一位老乡,老乡觉得他被骗了,随即报警。

警方通过调取那几位“医生”“警察”的电话号码,于 2018年10月4日晚23时,在苏州市高新区东渚镇将嫌疑人余易抓捕归案。原来“大好时光”马丽就是28岁男子余易,“医生”“警察”都是他冒充的。半年时间里,他竟骗得施安50多万元,转账流水多达236笔。

余易从2011年起开始在苏州打工,做窗户安装个体生意。他在老家有妻子和孩子,但他却不顾家,两年没和妻子联系,还在苏州找女友。他花钱大手大脚,信用卡、网贷欠了一堆,从施安处骗来的钱,被他用于打赏女主播,买彩票、买东西,早已挥霍一空……而施安被骗的事也终于被其家人知道,妻子跟他闹离婚,儿子跟他闹翻,原本好好的家摇摇欲坠。

达到当天最大量